相关新闻
面包屑当前位置:莆心新闻网 > 时事 > 逢赌必赢丸 9个猛男的狂虐之旅,零下31℃深入澜沧江源头……|自驾地理

逢赌必赢丸 9个猛男的狂虐之旅,零下31℃深入澜沧江源头……|自驾地理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8:59:23    浏览次数:4122

逢赌必赢丸 9个猛男的狂虐之旅,零下31℃深入澜沧江源头……|自驾地理

逢赌必赢丸,关键词1:海拔5000米;关键词2:冬季零下三十多度;关键词3:深入澜沧江源保护区腹地;关键词4:露营;以上四个,单拎出一个对稍微有点经验的自驾友来说不算什么,但是全部结合起来,可以击退大部分人。但自驾路上总不缺不怕死的家伙,今冬,四川好撼团的一群猛汉开启了一段狂虐之旅...四川好撼团—四川地区福特撼路者的车友会,不定期组织自驾的一群好玩之徒。所到之处遍及阿尔金、可可西里无人区...战绩累累。

这一回,当大神“威廉他爹”在群里发布召集令时,阿秋和大家一样开始忐忑:在这种极寒天气,大雪覆盖的越野路段,深入无人居住的澜沧江源保护区腹地,不论是对车和人都是极大的考验!但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始终在他内心缠绕,在朋友圈问了一遍,竟然无人敢接招...最后,只能和群里同样找不到同伴的桐,拼坐一车。

装备升级——确定行程后,就是装备的添置、物资的购买等事宜了。面对极寒天气下的穿越路,不得不升级更为专业的户外装备。御寒物品:充绒量更高的羽绒服、羽绒裤、羽绒袜、睡袋等缺一不可。车辆检查:柴油车抗凝剂的准备、油路加热系统的改装、所有车辆电瓶的维护、车况以及轮胎的检查、备用油桶油囊的准备等...都是本次行程必不可少的任务。

出发前到四川好撼团俱乐部(撼路者的进藏驿站)做一次全车车况检查。本次活动领队:威廉他爹,参与人员有(排名不分先后):广东车友mj、大飞哥、青山绿水、远行、桐、贝纳利、过场、阿秋。

317路边的大金寺

到马尼干戈途中,路边的莲花生大师雕像

为露营做准备——在玉树当地最大的农贸产品交易市场购买露营食材:牛肉和蔬菜等,早上温度已经零下十多度,肉都冻得硬邦邦。蔬菜也只能买点抗冻的,比如萝卜、白菜、洋葱之类的。

弯多路窄,雪厚冰多...尤其是全程都在海拔4000以上,狂风不止,路边全是非常厚的风吹雪,稍不注意滑进去,就得拖车。ps.冰雪路面驾驶的几个小技巧:弯道提前减速,轻打方向,轻踩刹车,轻踩油门,确实需要停车的时候,也尽量采取点刹的方式。

陷车、拖车不断——一路上,陷车、拖车成了家常便饭。由于刚开始进入,仍有不少牧民居住,一上午除了救援自己的车,光救援牧民的面包皮卡就有3辆。不过藏汉本一家,遇见困难,没有不帮助的道理,不是吗?

在恶劣环境下救援也是个体力活,特别是前拖钩,每次拖一次,都得掉半条命...还好绞盘起了大作用。

翻山越岭,在领队威廉他爹的带领下,终于抵达澜沧江文化源头扎西乞瓦景区。

一条澜沧江,两处源头——澜沧江,湄公河上游在中国境内河段的名称,藏语拉楚,意思为“獐子河”。它也是中国西南地区的大河之一,是世界第七长河,亚洲第三长河,东南亚第一长河。

澜沧江有地理源头,也有文化源头。藏语的“扎西乞瓦”,意为“吉祥如意的泉水”,这处位于杂多县境内、翻涌数百年的泉眼,形成一片百余平方米的湖泊,掩藏在纷乱纵横的溪流、沼泽之中。

相传在五世达赖喇嘛的时候,杂多的藏族部落邀请备受尊崇的达赖来到杂多,寻找扎曲河(当地人对澜沧江上游的称呼)的源头,后来五世达赖喇嘛确定扎西乞瓦泉眼为扎曲河的源头,所以扎西乞瓦应理解为藏族牧民世世代代认为的源头。参观完源头之后,找地方安营扎寨,第二天向澜沧江的地理源头进发。

高反让大家都失眠了。高海拔以及冬季含氧量降低的双重影响,导致大脑供氧不足,呼吸紊乱...整夜翻来覆去,没睡多久就醒来看时间,祈祷着赶紧天亮。

醒来一看,零下三十一度,倒吸了一口气。

在冻成冰的澜沧江河谷中寻路——随着目的地的深入,雪越变越厚。

突然对讲机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:“停!停!停!别跟过来,这里过不去,让我探探路。”原来路越走雪越厚,领队决定独自去探路。

领队肋骨骨折——意外就发生在一瞬间,由于有段冰面太滑,威廉他爹不慎摔倒,地上正好有块凸起的冰抵在胸口上。“可能肋骨骨折了。”轻描淡写,刚毅的男人脸上没有流露出太多痛苦的表情。但肋骨骨折意味着什么,大家都知道,异口同声地劝他下撤治疗。但为不让大家扫兴,他忍痛说:“应该不严重,回去再治疗,继续出发!”

半途而废——途中听一位老乡说源头处下了一场大雪,里面很厚,不知大伙儿还能不能过去,但好不容易走到这,怎能轻言放弃?

队友翻车——仿佛是老天跟他们开了个玩笑,困难接踵而至。也许是前一晚没睡好,注意力分散,下午四点左右,为测试越野性能开拖挂房车的队友贝纳利由于没注意到路上的土包,碾过去后房车直接飞起翻了过去!所幸人无大碍。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,一个小时后,同样的事故再次发生!房车受损严重,左轮下支臂破裂,右轮大幅度倾斜,只要一走,轮胎胎面就会直接与车身摩擦。

受限于野外维修条件,办法用尽还是无法修复;勉强拖行几十公里后,轮胎脱落、轮毂报废,连备胎也装不上,而当下天已黑透,气温剧降...最后只能决定暂时弃车,留贝纳利在车里看守,其余连夜赶往杂多寻找救援。

第二天确定救援方案后,贝纳利止步杂多,大部队继续按计划出发。最难的路已走过,后面的杂多-索县-比如-萨普-边坝-昌都-甘孜-成都,就是小菜一碟了,像杂多到索县的土路,简直是高速公路。

大家的冰雪驾驶技术直线上升,完美驾驭从羊秀乡进入萨普的冰面路。只是道路狭窄,几乎没有错车和调头的地方,让车队在救援时颇费周折...

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来这里?一路上,几乎所有人,朋友、警察、路人、藏区的酒店、超市、餐厅老板都问着同一个问题,阿秋是这样回答的:为了男人心中的躁动,越野人总是在敬畏大自然的同时,在尽量保障自身安全的前提下,不断地挑战自我,不断地前往人迹罕至的地方,不断地寻找极致的风光。(图为阿秋与慧远寺的牛美活佛)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bfent.com莆心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